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史上最强圣子第一百九十六章当面挖墙脚

发布时间:2020-01-30 01:39:23

史上最强圣子 第一百九十六章 当面挖墙脚

莫忘一路走回去,满肚子苦水都要漾出来了,他觉得老头子是在针对他。?随?梦?.lā

“有失偏颇,这种心态怎么能成为长老。”莫忘跳脚,大声指责。他好歹也是记名弟子,居然一点好处都不给。

莫忘很心黑,没心没肺,将雷泽长老悉心指点他道法的事情抛之脑后,一点都不记得了。

“我要拜师,不呆在他门下了。”他愤愤,握紧了拳头。

事实上,他觉得拜师未尝不是一种好选择,这意味着他也有个“亲”师父。

不再被“放养”,时刻都有灵珍宝药送来,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美好。

想到这些,莫忘两眼都放光了,觉得幸福就在眼前,只需迈出一步,就是一片仙国。

“师父,我来了。”

莫忘大呼叫,精神振奋起来,身形暴掠,带起阵阵疾风。

大泽,一间草房子飘摇,它犹如一叶扁舟,随着湖波荡漾。

离得更近些,莫忘发现了一个让人吃惊的景象,那间草屋竟然浮在湖泽之上,它不是船,而是一间草房子,就这样静静的漂浮在水中。

“这是阵法。”斤斤从莫忘背后观看,大眼明亮,两只手比划。她对此很感兴趣,都迫不及待了。

“阵法宗师。”莫忘高兴,这位长老肯定极为强大,通晓奇阵,强悍无边。

“来这。”

雷泽长老招呼,他站在茅草屋下,身上雷电环绕,气息雄浑,犹如一头老狻猊。

莫忘踏浪而行,速度十分快,宛如战船开辟波浪,迅捷无比。

“咚”他飞身跃起,力道极大,随着一声巨响落到茅屋旁。

想象中的大浪没有出现,连一丝水花都没有溅起来,十分平静,波澜不生。

莫忘看望脚下,郝然发现他踩得坚实的地面居然是湖水,十分清澈,一眼就能看到底,有鱼虾在水底畅游。

他很好奇,这里没有地板,为何不会下陷。

此外,大阵的作用这般神异,消耗应该不,为何可以长久维持。

“这是一个精通奇阵的强者。”莫忘判断,对方绝对不一般,对阵法的掌握高到一个不可思议地步。

那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妪,皱纹很深,一道又一道,仿佛刀刻上去的一般。

这个时候,老妪神色淡然,拄着一根拐杖,在茅草屋下极目远眺。

“快来拜师。”雷泽道。

莫忘颔首,一步一步走过来,十分恭敬。

等到了花溆长老身前,他身形一顿,准备拜师。

然而,他还未弯下身子,花溆长老就避开了,她走到一侧,神情冷然。

“你可曾修习过阵法。”老妪问。

莫忘愣住,修习阵法,拜她为师还需要这个条件,雷泽长老之前没有言明啊。

他将目光转向雷泽,结果对方直接将头撇开了,神情木然,似乎事情与他无关。

莫忘心中顿时一万匹野马崩腾而过。这可恶的老头子,这也太不靠谱了,不是过来拜师吗?怎么刚来对方就给个下马威。

见雷泽长老不言不语,莫忘只得老实道:“弟子不曾修炼阵法。”

闻言,花溆长老凝眉,道:“我曾立下规矩,只收阵法天赋绝世的弟子。”

莫忘一阵无语,觉得自己又被雷泽长老坑了。老头子绝对是有预谋的,让他出面当绿叶,衬托斤斤。

“斤斤。”莫忘叫她。

侍女讶异,这个时候莫忘叫她做什么,难道要让她出面代替拜师。

虽然她觉得替莫忘磕两个头不要紧,但长老多半会不愿意。那毕竟是师父,要尊敬一点才好。斤斤这样想到。

“你去刻阵。”莫忘对她道,而后压低声音,道:“破坏脚下这个阵法。”

莫忘焉坏,觉得被坑了一把心里不爽,要让侍女替他报复回来。

丫头看着脚下,有些为难。

莫忘脸拉下来,侍女居然不听他的话,这是要造反吗?

“这太难了,我能力不够,只能毁掉部分阵法。”丫头很羞愧,手撕着衣角。

听到这句话,莫忘大喜,心情大起大伏,像是刚落入低谷又冲上了云霄。果然,斤斤还是他的侍女,心里向着他。

莫忘道:“毁掉一脚阵法就够了。”

“嗯。”斤斤答应。

而后,她站出来了,手上浮现金文,神异纹络密布,她在虚空划动,竟是催生出了道纹,粗大无比,横贯整个大湖。

“咄”侍女清叱,一指点出,道纹落下,印入湖泽。

“轰”“轰”

滔天巨响轰鸣,巨大的浪涛翻卷,不断拍击,让整个大湖都沸腾了,像是发生了海啸,怒海狂澜。

“哗啦”

而后,就是巨大的水流冲击声,大浪汹涌,将草屋子冲的晃荡,摇摇欲坠,其中东南一脚竟然陷落,阵纹破碎,落到了水中。

大泽百里,全部波动,受到了影响,浪花滔滔,就像是有深海巨兽发怒,排江倒海,让整个大泽处于不稳定状态,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湖水倒卷,冲上天际。

茅草屋中,花溆长老眼底一片震惊,不敢置信。她看到了什么,一个年仅十余岁的丫头,竟然对阵法之道如此精通,抬手间破除她设下的大阵,翻江倒海。

“你叫什么名字,可愿意做我亲传弟子。”花溆长老走近,轻声道,她尽量让自己平静,声音显得不是那么突兀。

她心中闪过百般想法,这就是雷泽给她介绍弟子吗,阵法天赋太超凡了,简直就是天赐神人,绝对能继承她的衣钵,并发扬光大。

斤斤一怔,这不是莫忘的师父吗,怎么要收她为徒。

“斤斤是我的弟子。”雷泽长老出语,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坐不住了,对方想要收斤斤为徒,这触及了他的底线。

“你的弟子是莫忘。他是宗门第一人。”

花溆长老淡然,道:“姑娘,你阵法天赋不俗,最好还是随我修行。”

“嗯”斤斤点头,颇为认同。

雷泽长老脸黑,这是当面挖墙脚吗,要抢他的徒弟。

花溆长老无视他,仿佛没有看到老友脸色,继续道:“不再尊雷泽为师,转而拜在我门下。”

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同仁医院东院怎么样
长春治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
唐山白斑医院哪家最好
广西白癜风如何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