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 六二五 赤尾剑、血蛇皮甲

发布时间:2019-09-24 16:28:00

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 六二五 赤尾剑、血蛇皮甲

“呼——”

天亮时,张卫东终于大松了口气,看着手中的三件作品,比较满意。

一个半时辰里,他炼制出了三件dǐng尖的下品元器:两把‘赤尾剑’,一件‘血蛇皮甲’。

‘赤尾剑’通体黑色如墨,颜色很是显眼,同时,它剑身本身携带着毒攻的特性,比一般下品元剑要更珍贵的多,若只论攻击效果的话,距离中品也差不了多少了。而且两把‘赤尾剑’几乎一模一样,模样也还算周正,在外观上,这次有不xiǎo的进步。

‘血蛇皮甲’却是一袭血红,但质地柔软、顺滑,更是轻薄如缎,可以祭入丹田,也可以贴身穿戴。

説起来,这炼制过程还算顺利的。

张卫东先花了半个时辰先炼制出了‘赤尾剑’。其中,因为材料所限,无法成为中品元器,但他的先天之血又无比特殊,于是‘赤尾剑’的攻击力增幅远远越了一般下品元器,增加了六成,追赶中品元器

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  六二五 赤尾剑、血蛇皮甲

出了一把‘赤尾剑’后,张卫东也没休息,接着取出了三分之一的血蛇之皮,继续炼制‘血蛇皮甲’。

结果,这一件‘血蛇皮甲’的防御能力同样远同阶的防御元器,据张卫东估计,它增加的防御力足有七成,可能与血蛇之皮的材料更好有关。

而这一次炼制‘血蛇皮甲’花掉了他半个多时辰。

这间隙,张福提醒距离天亮可能还有不到半个时辰了。而天亮后,他们就要出了。

张卫东估摸着时间还够。又将剩下的毒针炼制成了第二把‘赤尾剑’,因为这次轻车熟路,所以花的时间更少。

三件下品元器炼制完成后,帐篷外的天色也明了,那个巨大的恒星将天边的云朵染的通红。

帐篷中,张卫东欣赏了自己的杰作片刻后,便将‘血蛇皮甲’和一把‘赤尾剑’纳入了丹田祭炼,而另外一把‘赤尾剑’则收了起来。

一跃下了桌子。张卫东冲一旁立身的张福道:“福伯,收拾下,我们出吧——”

一会儿后,张卫东和张福主仆二人便出了。

这是张卫东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他看着无边黄沙、看不到一丝绿色的环境,却渐渐有diǎn适应了。

既来之,则安之。

而且。由于昨天晚上饱餐了一顿血蛇肉,张卫东此刻的精力充沛、步伐轻盈,也因为炼制成了‘血蛇皮甲’及‘赤尾剑’,胆气十足,不再畏惧,两人前进的度陡然提升了一倍多。

两人边聊边走。一顿功夫走出了好几里地,居然没碰到一只妖兽。

张卫东有diǎn疑惑,更有些心痒痒。

‘血蛇皮甲’才装备上,他想试试这防御力,而‘赤尾剑’也才装备上。他更想试试攻击力。偏偏,两人走里七八里地了。居然一只妖兽也没遇到。

“福伯,有diǎn不正常啊!”张卫东眯着眼远眺几眼,皱着眉头説道。“这里的妖兽都在睡觉不成?”

张福想了下説道:“少爷,沙漠很大,也不是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有妖兽的,或许再走一段时间能碰上吧?”

“另外,还有其它可能,比如,这是一只强大妖兽的地盘,其它弱的妖兽不敢进入,当然了,也可能是其它原因——”

张卫东停下了脚步,转头问道:“福伯,你刚才説这里可能是一这强大妖兽的地盘?”

“少爷,只是有可能,但不一定——”张福説道。

“那如果真是一只强大妖兽的地盘,估计是妖将级的?”张卫东摸摸下巴,猜测道。

张福説道:“如果真是话,那么最可能是一只妖将级的妖兽!”

妖将级的妖兽,相当于筑基修士这一级别的存在了。筑基分九层,同样,妖将级妖兽也有强有弱,差别也很大。不过,一般来説,就算最弱的一只妖将级妖兽,也绝对比筑基一层的修士强上很多。

与妖兵级的妖兽不同,妖将级的已经凝结成了妖丹,它是大部分生命和能量的源泉。没了妖丹,妖兽一朝就会被打回原形,得重头晋级了。

“大龟!”

灵府内,大龟正在沉睡中,突然被张卫东挪移出来时,它还有diǎn迷糊。

不过,它一眼看到了张卫东,便镇定了。飞快的爬到了张卫东的脚下,身体也越缩越xiǎo,讨好的碰碰他的腿,仰头期待着。

“大龟,你已是妖将了,回头得好好锻炼才行,不能埋没了妖兽的血性!”张卫东一把拿起大龟,熟悉的放在肩膀上,却不忘教训两句。

“唧——”大龟已是妖将,一身妖气澎湃,货真价实,可以听懂张卫东的一些话,不过,没有化形,便无法开口説话,只能出如xiǎo鸟一般的声音。

这里要额外提一diǎn东西。

大龟、xiǎo黑黑、老黄虽然都是妖兽,但因它们一早就呆在张卫东身边,一起成长,受了同化,所以在一定意义上来説,它们是妖兽,也是宠兽,少了一丝毁灭的本性,多了丝灵性。

不过,它们自成长以来,并没有和修士或者妖兽厮杀过,还没唤醒战斗本能。而大龟更甚,防御能力远强攻击能力,如果做一个沙包倒是最称职。当然了,大龟成为妖将级妖兽后,也觉醒了一diǎn攻击本领的。

张福一説妖将,张卫东就想到了妖丹,再想到了大龟。

大龟并不吃素,一口牙齿很密致、锋利,吞妖丹、食妖兽之血肉,更可以借它们的精气、血气、生命力来成长,提升血脉,从而进化到更高级。

一听大龟回应,张卫东就高兴了。道:“好,咱俩一起战斗。就算来了妖将级的妖兽又怎么样,直接虐死它,妖丹、血肉都给你!”

“唧——”

“哈哈,出!”

张福看着有些苦笑,不过,主人心情好,自然是好事。

这沙漠之行,就是一个历练的好机会。若不与各种妖兽战斗,如何能成长?

他忙跟上。

一人一龟一人偶,这个奇特的组合又走了五六里地后,终于碰到了一个妖兽。

几里地外,一只赤蝎从沙地里冒了出来,飞快的爬着,似乎在觅食。

“只是一只赤蝎?”张卫东有diǎn失望。

不过。他也可以试试‘赤尾剑’,总比空跑强。

张卫东一路轻身挪移,快的靠近了那只赤蝎,而那赤蝎似乎也现了他,朝他飞爬过来。但这时出了一个xiǎo意外,在距离一里地时。本来飞快的接近的赤蝎却突然停了下来,在原地徘徊不前了。

“恩?”张卫东又靠近了diǎn,却见这只赤蝎居然转身跑了,不由傻眼。

“少爷,妖兽之间的等级很严格。这是血脉的力量在威慑,一般来説。低级妖兽会对高级妖兽臣服,这只赤蝎应该是觉察到了金线龟的强大妖气,判断出了彼此的等级差距很大,所以才吓跑了——”张福一旁推测的説道。

“是吗?”张卫东转头看看一双无辜眼神的大龟,有些疑惑,真是这样?

于是,张卫东又走了几十里地,终于证实这一diǎn。

这几十里地,要么没遇到妖兽,要么老远见到妖兽后,对方却转头就跑了。

不得已,张卫东将大龟重新送回灵府,等有适合的战斗时,再唤出来。

这一妥协果然有效了。

才走出两里地,就遭遇了三只赤蝎,而且这三只赤蝎在一起的,张卫东二话不説,祭出‘赤尾剑’,横跨十几米的距离,一剑就将其中一只钉死了。

这‘赤尾剑’在张卫东输入元力后,无比的灵活,也可以隔空飞射攻击,让他找回了一diǎn外界时元剑攻击的感觉。

一只被杀死,其余两只赤蝎顿时疯狂了,冲张卫东飞爬而来。

但它们根本没能靠近,噗噗两声,张卫东指挥着‘赤尾剑’空中一转,轻飘飘的两剑就将它们杀死了。而从出剑到解决这三只赤蝎,也不过三四息的时间,它们根本没有靠近张卫东,更谈不上攻击。

一个词,轻松!

仿佛干掉这三只赤蝎,如拍掉了身上一diǎn尘土那么简单。

“下品元剑目前最适合少爷,而且这把‘赤尾剑’的更容易操控,攻击力更强!”张福赞赏道。

“有‘赤尾剑’在,的确很省事!”张卫东笑道。

在张福随手收集了三根毒针后,两人便又出了。这些毒针虽然是低级炼器材料,不过蚊子再xiǎo也是肉,而且这是战利品,也值得张卫东收集了。

xiǎo半天,一路试验‘赤尾剑’和‘血蛇皮甲’,再帮大龟找diǎn厮杀的经验,不时释放它出来战斗,使它的技巧经验从稚嫩到渐渐适应,再到凶猛,而这时死在一人一龟手里的赤蝎足有一百多只了,其中,还遭遇了一只第一次遇到的妖兵级高级妖兽,霸王蜥。

这一妖兽独来独王,有四米长,身披极为致密的灰色鳞甲,上面还有一层坚韧的防御绒毛,水泼不进,普通刀剑无法伤到,防御很强。

同时,它也有自己的攻击方式。

强酸!

可以腐蚀元器的强酸攻击,就是它的武器。

不过,它最出名的地方却是,它是赤蝎、恐怖蚁虫的天敌,以它们为食,更无惧那些毒素,那无比灵巧的舌头一扫,就可以将几千上万只恐怖蚁虫或三四只赤蝎吞入肚子里。

而众所周知恐怖蚁虫的恐怖,却因天生克制,居然成了霸王蜥的美餐。

不过,它不幸的遇到了张卫东和大龟,一番战斗后,最终也没逃过被猎杀的噩运。

而这第二天,张卫东和大龟就在战斗中度过的,更走出了近两百里地!

第三天、四天,一直到一个月后,张卫东已经身在好几千里里外了。

这一天的傍晚时分,张卫东照例的收起了大龟,和张福在找扎营的地方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厉啸!

“人类!”张卫东猛的转过身来,惊喜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ps:第二更到!今天状态不好,昨晚又睡迟了,而且似乎还有diǎn感冒。不过,这一更更新后,天道很快就要休息了,不出意外的话,明天的更新应该不会这么晚。

安徽治疗睾丸炎费用
曲靖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益阳性病医院哪家好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服务预约挂号平台
天津九龙男健医院有预约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