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代国那些年 第一三五章 辛六东来

发布时间:2019-12-03 04:44:55

代国那些年 第一三五章 辛六东来

韩枫不知自己站了多久,然后听到耳边有个人叹息,随后换了身常服的詹康开了口:“我弟弟对两个人很害怕。”

“越王和你?”韩枫问道。

“不是,是我父王和他师父。”詹康的右手在青灰色的城墙垛口上敲了敲,续道,“所以他们两个人说的话,无论是什么,他都听。”

“我记得他小时候,我父王就跟他讲过要对兄长敬重,永远不可起谋逆之心,要好好保护我。我想,也许对于他师妹,他师父也有过类似的嘱咐。”

詹康没有继续说,韩枫却知道他的意思:正因如此,所以詹凡义无反顾地去,欧阳小妹理所当然地回。某种程度上,詹凡或许是个可怜人。难道功夫高,就不需要有人担心安危么?

詹康倒像是看穿了韩枫的心思,他道:“也许你以为我是个冷血的兄长,还不如你对他关心。但如果你是我见过的活命能力最强的人,那么我弟弟就是第三个。”

韩枫一愣:“第二个是谁?”

詹康粲然笑道:“你也认识。”

韩枫回想江兴帮的众人,问道:“你总不会告诉我是殷九。”

詹康笑道:“当然不是,殷九远远排不上名。不过你若忘了他,我倒不觉得奇怪。”他下颌微抬,示意韩枫看向远处。

官道上走着零散的几个流民,其中一人背着个一人大小的包袱,满脸苦相,走得很吃力。

那是江兴帮的老六――苦字脸“辛苦”。

韩枫这才想起帮中还有这位顶级细作“辛六”,他暗叹惭愧,心想自己何德何能,竟能排在六哥头上。不过他这时的注意力并没全放在辛六身上,因为辛六右手扶着身后的包袱,左手中却提着一把剑――那是一把普通的铁剑。

再普通的铁剑,如果使用人不普通,那么也会被“镀”上一层光华。而这把铁剑在韩枫眼中便有这样的光华――他认得这是詹凡的佩剑。

为了不让辛六的身份暴露,詹康和韩枫强忍着心中的疑问,耐心等待他一步一步挪进了清河城的大门,又见他到街上找了家不起眼的客栈,才在他在客栈歇脚一个时辰之后,到了客栈后边的六角亭等着。

这一等,就等到了午夜。

韩枫和詹康两个大男人在亭子里边午夜相对而坐,坐得久了,连二人自己也觉得别扭,正在韩枫觉得该劝詹康回军营找孟纤纤时,亭外终于有了动静。

辛六扛着包袱慢吞吞地走进了亭子。他把包袱放在亭中心的桌面上,那石板桌面明显偏了偏,然后他慢条斯理地解开了包袱上打的结。

包袱里果然是詹凡,正打着呼噜酣睡的詹凡。

韩枫和詹康都松了口气,詹康毕竟和辛六更熟悉,于是他对他拱了拱手,道:“六哥,多谢你。”

詹康摆出的既然是“叶四”的架势,辛六自然揣着明白装糊涂。他笑着一拍詹凡的头

,道:“老四,老幺,你们知道我不便在江南久留。这孩子就交给你们了。”语罢,他将詹凡的佩剑留在一旁,抽身而去,就如同他从没来过一样。

辛六离开后不出片刻,詹凡忽地打了个喷嚏,睁开了眼睛。他刚醒来,记忆还停留在昏迷之前,他记得自己眼前是铺天盖地的山匪,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饥民提着竹竿木棍疯子一样冲过来,他杀了一波又一波,从没有退却半步。

他踩的地方正是之前那石块所在,天地之气源源不断送入他体内,让他神采奕奕,不知疲惫。他并不知道自己究竟杀了多少人,但却知道他还有力气一直杀下去,继续杀下去,可就在这时,他忽然觉得头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

铁剑就在他手边。詹凡下意识地握住剑,心神一定,然后看向面前两个黑影。

韩枫对詹凡身上冒出来的杀气很熟悉,但如今这杀气明明白白对着自己和詹康袭来,不由他略觉害怕。他挡在詹康身前,右手缓缓摸索着赤虹剑,但心中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或许没有能力挡住詹凡的全力一击。

于是他及时喊了一声:“詹凡,你怎么了?”

韩枫不确定自己的声音能否叫醒睡得迷迷瞪瞪的詹凡,詹康也叫了一声,但两人心中都没什么底气。而就在两人神经绷到了最紧的时候,詹凡缓缓放开了他手中的剑柄。

“大哥?韩兄?我……我没守住阵么?”

詹凡的语气透着惶恐,这还是韩枫第一次见他露出这样无助的神情,此刻的小王子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浑然没有平日里剑指天下遇神杀神的气势和霸道。

他没等二人回答,便一下子从桌面跳到了地上,却痛吟一声,身子一晃,险些摔倒。詹凡并不是娇生惯养的小王子,能让他都哼出声来,可见这痛并不寻常。韩枫与詹康一边一个扶住了他,见他身上并没有外伤,韩枫才想到另一个可能:“你杀了多久?”

詹凡哑然无语。天地之气能被他肆无忌惮地借用,自然也就有归还的时候。彼时杀得多畅快,这时脱力就有多厉害。他展开手掌,只见手心一片血肉模糊,而铁剑剑柄上则沾满了斑驳的血迹。

这是韩枫第一次见到詹凡流血,詹康眉头皱了皱,撕下自己的衣襟,蹲在弟弟身边仔细包扎。詹凡努力张着手,他不再呼痛,在四面环视如今的所在后,不无惭愧地低下了头:“我们是在清河城么?”

“嗯。”韩枫跟他结伴同行这么久,也知道他想问什么,“欧阳姑娘在侯府休息。她应该没什么大碍。”

詹凡轻哼了一声:“祸害活千年,她当然死不了。但是……那些山匪已经攻到哪儿了?”

韩枫和詹康对视一眼,这时才发现那“包袱皮”里边还有一封信。

信上的字平淡无奇,一如那留信的人一样普通,但内容却正是众人都想要的:“山匪共五万余人,兵分三路包围清河。东路两万、南路两万、西路一万。十八连盘阵已被尽破,破阵人为阵法高手,我追踪不至。”

本书读者群:

包钢医院怎么样
北大医院涿州联合医院
拉萨有癫痫病专科医院吗
云南哪个医院查妇科病好
西安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