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异世录黑之匙 第八十章 饵食_1

发布时间:2020-01-17 00:25:25

异世录黑之匙 第八十章 饵食

“阿逸,海音姐怎么了?”

回到公寓的时候,时间接近午夜,哐当一声,他推开公寓的大门,抱着昏迷的海音穿过走廊时,浸透在衣服上的水珠不断滴落湿了一地,守在大厅的薇薇安听到动静迎了上来,担心看着倒在他怀中的海音。

散乱的发丝贴着她额头与脸颊,缩在他怀里的兽人少女紧闭着双眼,苍白脸上没有任何血色,沈逸旋即将她抱到自己的房间里,向着拄在门口的薇薇安招呼了一声。

“过来帮帮我。”

“嗯!”

两人于是开始忙碌起来,摇曳的灯光之下,匆忙的身影来回的走动。

“你先帮海音擦干身体,记得把湿的衣服脱掉,她身上的伤口等我来处理。”

“好的,阿逸……”

薇薇安点了点头,随后是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离开的时候,沈逸摸了摸海音的额头,略微滚烫的体温,应该是发烧了,他于是奔向大厅,并不知道公寓里有没有备着常用的药物,便只能一间房间一间房间找了过去。

听到动静的孩子们从房间里探出头,聚集在了门口,抿着嘴,担忧地望向床上昏迷不醒的少女,因为害怕打扰到沈逸和薇薇安,他们静静地不发一语,沈逸回头看了一眼,考虑了一下,便也吩咐道:“你们帮忙去烧一下热水。”随后孩子们窜了出去,七手八脚架起大铁锅,开始煮起热水。

微弱的灯光于是从公寓窗口射了出去,可以看到的是来回奔走的孩子们的急促脚步,薇薇安略显慌张的动作,还有沈逸皱起的眉头。

这是注定无法安宁的雨夜,时间悄然流逝……

******************************************************************************************

库洛洛伯爵府邸——

“你看看你自己都做了什么事情!”

“我做了什么事情?哈,我做的每一件不都是你所期望的吗?库洛洛伯爵大人,我伟大的父亲。”

“你……混账,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此时身处的地方是库洛洛伯爵府邸的书房,颇为典雅与书卷气息的房间充斥着对抗意味十足的话语,托莉雅忍不住摇了摇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旁观着无论从形貌举止都毫无任何相似之处的父子两人,

“还是说我抹黑你的脸面,所以现在才来说教,那可真是对不起了,因为我大概以后还会做出许多让你蒙羞的蠢事来!所以请你多多包涵,库洛洛伯爵大人。”说着亚雷斯露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转身,已经不想与眼前的“父亲”多说半句话了。

“站住!”库洛洛气愤地敲了敲拐杖,满脸的怒容不复往日的气度,亚雷斯闻言停了下来:“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今天如果不是托莉雅出手的话,你早就死了……”

“是啊,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如果是那样的话就不用整日对着你这幅嘴脸,如此想来死亡也并不可怕,与其苟延残喘活于世上,还不如早点回归到女神的怀抱,我啊,可是憎恶这个我所诞生的世界到恨不得它下一秒就毁灭掉的程度。”生硬地打断库洛洛的话,他旋即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回来,你给我回来……”然而任由库洛洛如何叫喊,亚雷斯的身影却越走越远,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库洛洛无奈叹了一口气,转身向着站在一旁的托莉雅露出连勉强都算不上的苦涩笑容:“让你见笑了,托莉雅。”

“无碍,库洛洛伯爵倒是不要因此气坏了身体。”

“不会的,我可还硬朗,对了,似乎还没有感谢托莉雅对那个不肖子的救命之恩。”说着,库洛洛欠了欠身,诚挚表示了谢意。

看着库洛洛此时露出的表情,想起亚雷斯的劣迹,托莉雅忽然觉得眼前豁达的长者或许总有一天会被亚雷斯连累。

在心中暗暗地替他感到惋惜,她与库洛洛往来的时间其实并不短,在被委任为艾特拉斯的将军之前,库洛洛便已经是帝国的伯爵,成为将军之后与成名已久库洛洛的往来,便都是与艾特拉斯有关的大小事宜,说是对手也并不为过,时而交锋,时而合作,这份交情虽然不像莉莉丝那么深厚,但也绝不生分。

她曾经听说过库洛洛年轻时与兽人的一些恩怨,具体是什么事情并不清楚,唯一知道的便是,伯爵的妻子是在那时候丧生的,心中考虑到这些事情,某些想法倒是不好直接说出来,她转而委婉说道:“库洛洛伯爵可是真心向我道谢?”

“自然不可能有假了。”

托莉雅犹豫了一下,便说出心中所想:“竟然这样的话,我可不可以向库洛洛伯爵提出一个小小请求。”

库洛洛旋即看了一眼托莉雅,他自然知道托莉雅不可能无故说出这样的话来,于是露出了然的神色坦言说道:“别说是请求,就是要了我的老命也未尝不可,毕竟亚雷斯再怎么混账,他也是我的儿子,他欠下的恩情由我来偿还,怎么也不算过分。”

“那么……库洛洛伯爵,可不可以请你放了昨天那名兽人女孩。”

……

穿过阴冷的台阶往下,幽暗的通道向前延伸,两边的墙壁是带着暗红的斑迹,那是混着颜料的青苔?又或者是已经凝固了的血迹?

他暗暗地作着猜测,作为一种打发时间的手段,他从不会去深究,魁梧的身影照在墙上,顺着阶梯往下,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他的步伐却十分稳健,眯起的眼睛穿过摇晃的阴影,鞭子抽击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

毫无疑问这是一件用于拷问的地下室,光线略显暗淡,墙壁由厚实青砖堆砌而成,而在两边则是铁栏,被分隔开的房间,可以想象得出里面关押着的将死之人那种绝望无处可逃的表情了,空荡荡的如同牢房的地下室却看不到一人,在视线的尽头,小小的哀鸣与喘着粗气的叫嚷回荡在他的耳边,他望了过去。

被固定在墙上的兽人小女孩,双手被拷上沉重的铁链,她的身材实在是太过瘦小,远远看去就好像是被吊在墙壁,此时她的模样也算得上凄惨,乱糟糟的头发以及空洞洞的眼神,脸上是一条又一条的血痕,破破烂烂的衣服下是一道道的伤口,萎靡的精神似乎随时都会晕过去。

啪——

皮鞭抽打的声音倏地响起,站在在她面前的是毫无任何怜惜地挥舞着鞭子的男人,扬起手向下甩出,鞭子无情地落在小女孩的身上,绽开的血肉与她的哀鸣,只是她的声音太小了,被折磨几近晕厥的小女孩甚至连疼痛的感知都弱了几分。

“哼,该死的兽人!你不是想要放火烧死我吗?我让你放火啊!”亚雷斯面容扭曲地吼了起来,然后再度挥舞起手上的缏子,他是将小女孩当成发泄心中怒气的对象,对住所被烧毁的怒气,对库洛洛指责的怒气以及对在雨中几乎被杀死的恐惧衍生出来的耻辱感所化的怒气,想起那狼狈的一幕,他的双手握紧成拳头,即使对面的小女孩已经奄奄一息,下手的力度却依然没有减弱。

如此地施以酷刑,又过了一会儿,小女孩终于是忍受不住而晕了过去,看到这一幕的亚雷斯挑了挑眉毛,拿起旁边水桶泼到她的身上,冰冷的水触碰到伤口,火辣辣的刺痛从身体各处涌了上来,刺激着疲惫不堪的神经,小女孩于是再度睁开了眼睛。

站在一旁的刚面无表情地旁观着眼前残忍的一幕,那个小女孩大概快要到极限了,他的目光定格在小女孩身上,从她微弱的呼吸以及毫无神彩的眼睛做出如此判断,旋即他抓住亚雷斯打算挥落的皮鞭,后者不解转过头:“嗯?刚先生难道是同情这个小畜生?”

“呵,同情倒是说不上,只不过亚雷斯少爷再这样打下去的话,那个小女孩可是撑不下去了。”

“撑不下去就撑不下去,这还有什么问题?”亚雷斯冷冷地说着,语气已经带上了不满。

察觉到他语气中的不满,刚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当然没问题,然而现在让她就这么投入死神怀抱的话,有些东西可就看不到了。”

“哦~”亚雷斯旋即眯起了眼睛,戒备地盯着刚:“你该不会在盘算着什么危险的东西吧,刚先生。”

“当然不会,亚雷斯少爷可是我们唯一的盟友,我怎么可能做出对你不利的事情来。”

亚雷斯却是不太相信刚的这一句话,紧紧盯着他的眼睛,然而在那一双眯起的眼睛里却什么也看不出来,他于是冷哼了一声:“哼,刚先生,事实最好是真的如你所说。”他旋即松开皮鞭,满脸厌恶的看了一眼小女孩:“算你命大!”随后愤愤地转身。

刚目送着亚雷斯离开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地下室,才重新看向小女孩,喃喃自语着:“难得的饵食可不能这么简单就浪费掉啊,那么接下来会有哪条大鱼被钓上来,是隆塔尔的兽人还是艾特拉斯的恶鬼呢……”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联系电话
合肥长淮医院看病贵吗
干细胞技术-北联生物干细胞官网
黑龙江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汕头市哪个医院看妇科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