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万古邪帝第2419章黍之思黍之骗

发布时间:2020-01-21 21:27:07

万古邪帝 第2419章 黍之思 黍之骗

因为黍天子的一句话,这片浩瀚的星空沉寂了许久。

此次的沉寂,带着隐怒。

只是修为被废,却能得种老连续两次出手,一次让黍天子修为尽复,有了追逐暠的资格,一次让黍天子跳出了域外战场的血肉磨盘,甚至勉强拥有了站在棋盘旁观棋的资格。

在众大能看来,得到如此机缘的黍天子,不会再怀怨毒之心,不会再觊觎斩杀邪帝传人的功劳,会将毕生的一切,都奉献给酆崖。

孰料仅仅是一次转身,黍天子就将他们淡淡的期待给掀翻,并将令他们厌恶的欲望,用如此恶心且丑陋的方式,暴露在自己面前。

欲望也就罢了……

领命去斩杀邪帝传人的暠会死?

下令让暠去斩杀邪帝传人的种老,心里会没点儿什么数?

危言耸听!

怒由此始!

这可不是暠那种靠自己幻想出来的怒。

仅仅是无数星辰因怒而产生的颤抖,且因颤抖降下的星辉,便让黍天子如遭凌迟之苦。

但他脸上不见惶恐与心虚,唯有平静。

“为何?”

因为这种平静,微微蹙眉的种老淡淡开口,让因怒而颤的星空恢复了平静,同时也让黍天子有了开口说话的能力。

这一瞬,黍天子全身上下方才冒出密密麻麻的细密血珠,刚刚恢复的修为气势,也颓丧不堪。

但他的声音,却十分平静,没有一丝颤抖。

“那个叫摩拓的魔,来对我说那番话的唯一理由——只因他也想杀邪天!”

种老闻言,眉头又是一蹙,缓缓问道:“你为何会得出如此结论?”

“回禀大人,我不知道。”黍天子静静道,“但我知道,除了这个原因,再无解释他如此诡异行事的理由,再者……”

“再者又如何?”

黍天子想了想,轻轻道:“邪天能够假扮魔,最该关心此事的应该不是我们,而是魔吧……”

众大能闻言,颇有一丝恍然之感。

不能说他们连黍天子能够想到的都想不到,只因他们即使会因为所看到的邪天而觉不可思议,但相比其他大事,思考邪天的优先度,明显小得多。

“是以,他能说出假扮之事,必然是清楚邪天,甚至和邪天接触过的,燃接触的结果呢?结果便是邪天没死!”

“嗯……”种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继续说。”

“再加上酆崖巨变引发的域外局势变化,又或者是其他原因……”黍天子将自己心头的思路完全道出,“我推断,那个摩拓之所以对我说那番话,除了提醒暠大人我所掩盖的秘密,更多的……”

“是他想借我们的手,除去邪帝传人。”

被打断的黍天子,当即俯首贴地,恭敬道:“大人高见。”

星空,又是一段时间的静谧。

随后,种老的笑声淡淡响起。

“黍?”

“正是属下。”

“你很不错。”

“大人谬赞,属下惶恐。”黍天子声音微微一顿,随后抬头道,“回禀诸位大人,我与暠大人,宛如萤火与皓月,然而单就邪帝传人,我认为自己……”

“这件事,已经不是你所需要考虑的事了。”

种老淡淡打断黍天子的自荐之语,缓缓道:“老夫或许会轻视邪帝传人,却不会轻视身为魔尉的魔,是以……是以你虽有自信,老夫却不会再让你赴险。”

黍天子心头一紧,急忙道:“大人,属下……”

“比起斩杀邪帝传人,”种老轻轻一笑,“老夫更看重的是你这个人,如今你连得两大机缘,正该龙腾虎跃,若就这般身死道消,孰为不智。”

“多,多谢大人厚爱。”黍天子暗叹一口气,随后认真道,“既如此,那便麻烦诸位大人提醒一下暠大人,以免他遭邪帝传人的算计。”

“这个黍……”

待黍天子离去,星空之中,不知哪位大能欲言又止。

“四平八稳,处事老道,资质……也还不错。”种老一句话,将这位大能欲言又止所体现的可能性做了确定,随后淡淡道,“这便是杀才和帅才的区别。”

“种老言之有理。”

“那此人……”

“索性趁此乱局,授其重任,将他磨砺一番……”

“会不会有揠苗助长之虞……”

……

种老沉吟少顷,摇头道:“此子修为差强人意,还需苦修一段时间,否则于酆崖没有立身之本,再则……邪帝传人,或许还是要他出手。”

众大能闻言,颇为疑惑。

他们能卖种老一个面子,让黍有进入酆崖高层的机会,但……

“莫非种老真的认为,暠此去会失败?”

“这实在是……”

“除非是老牌道祖,谁又能杀暠?”

“更何况,那个邪帝传人,如今顶多……成就圣人果位……”

……

“修为,智慧,心性……”种老的声音似乎因失神而有些沧桑,“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邪帝二字。”

众大能闻言,心中一紧。

他们之中有自上古后成就道祖果位的,亦有从上古活着走出的。

无论是哪种,他们对邪帝二字都有着深刻的认知。

然而邪帝再强,强到号称万古第一大帝,甚至需要主宰这片寰宇的九天联手,外加诸般大帝方能击杀……

但邪帝是邪帝,邪帝传人,是邪帝传人。

是以他们无法理解,种老对邪天的这种重视。

就在此时,种老的思绪似乎从古老的记忆中回归现实,并道出了让众大能十分茫然的原因。

“邪帝,也曾杀过魔的……”

而茫然二字,也是此刻暠的感受。

身怀无法从黍天子身上得到的浩命石,暠是无比激动的。

这种激动,因为黍天子的多半阻挠,已经超过了他对斩杀邪帝传人这件事的本身。

却也正因如此,拿着浩命石的暠,此刻十分茫然。

“浩命石,互为一体,感应邪帝传人之所在……”

失神呢喃出浩命石功用之所在的暠,茫然四顾。

因为他的浩命石,根本感受不到丝毫邪帝传人的气息。

这是完全不符合浩命石功用的现实。

茫然了许久,暠的面色渐渐阴沉下来。

“黍……”

他能想到的唯一原因,就是自己又被黍天子给耍了。

(本章完)

资阳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专科牛皮癣医院地址
邯郸儿童癫痫病医院
亳州男科医院那个好
珠海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